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最佳女婿 > 第576章 兄弟義氣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yidaho.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何瑾祺正嘴里念叨著詛咒張奕堂和他那個前女友,經林羽這么一打岔,怨氣倒是不由消了幾分,轉頭望了眼中間的紅色幕布,跟林羽說道:“奧,這是……”

    “尊敬女士們,先生們,歡迎大家來到地下樂園!”

    未等何瑾祺說話,此時大廳四周的印象中突然傳出一陣高昂的聲音,“接下來,就是我們大家最期待的環節……”

    “到時間了嗎?!”

    何瑾祺低頭看了眼手表,接著抬頭沖林羽嘿嘿一笑,“二哥,馬上最刺激的項目就要到了!”

    林羽微微一蹙,沉聲沖何瑾祺說道:“瑾祺,這地下樂園該不會是提供那種表演吧?!你這臭小子,為什么不早跟我說,要是讓你嫂子知道了,她會生氣的!”

    林羽見這紅色幕布弄的這么神秘曖昧,而且又跟“期待”、“刺激”這類字眼兒掛鉤,所以自然而言的就往那方面想了上去,只不過他覺得有些意外的是,男人看看這種項目也就罷了,為什么一眾衣著華麗的貴婦在聽到這個環節的時候也都滿臉興奮,似乎期待不已。

    “不是二哥,那算什么啊!”

    何瑾祺搖頭笑道,“比你想的要刺激的多!”

    林羽一聽感覺愈發的納悶,不過見此時大廳里的人群都往后退,他也沒來的及問,被何瑾祺拉著往后面退去。

    很快,人潮退去,紅幕布周圍就閃出了一片極大的空地,接著就見一群身著黑色制服的年輕男子用推車推著桌子和沙發等家具走了出來,迅速的在紅幕布周圍搭建起了一片座位區,手法相當熟練,速度極快,幾乎也就十幾分鐘的時間,可見他們平日里沒少干這種工作。

    等到這片座位區組建完畢之后,那幫富人自動的排好了隊,挨個掏出一張黑色的卡片遞給那幾名拿著儀器的工作人員,工作人員刷完卡之后,遞給他們座位號。

    “瑾祺,這是干嘛呢?!”

    林羽好奇的問道,“他們是按照什么給人排座位呢?!”

    “按照消費額度!”

    何瑾祺拿出自己的黑卡看了看,喃喃道:“我自從被我二爺收拾過之后,就再也沒來過這里了,所以卡里的消費金額早就沒有增長了,我們可能不會被分到一個太好的座位,委屈委屈吧,二哥!”

    林羽點點頭笑了笑,對于他而言,坐哪兒都無所謂,反正他是來找人的,不是來玩的。

    不過讓林羽有些意外的是,他掃了四周的眾人一眼,仍舊沒有看到玫瑰的身影,心里不由狐疑不已,這都快九點了,玫瑰怎么還沒現身呢?!

    莫非,這紙條,壓根就不是玫瑰寫的?!

    “二哥,走!”

    此時何瑾祺已經刷好了卡,帶著林羽朝著倒數幾排的位置走去,跟人家前排坐的沙發相比,他們的座位要寒酸的多,是一些質地較硬的鐵質宴會椅。

    “媽的,老子當年在這里玩的時候,坐的一直都是第一排!”

    何瑾祺對自己這個位置十分的不滿意,怒氣沖沖的罵了一句,但是沒辦法,這個地下樂園的老板很神秘很有背景,就連他們這些大家族的大少爺,人家也不會給破例安排好位置的,一切都靠消費數據說話!

    “哎呦,瑾祺,你怎么坐那么靠后了!”

    這時張奕堂看到林羽和何瑾祺所處的位置之后,毫不留情的嘲笑起了林羽和張奕堂,臉上說不出的得意,譏諷道,“你坐在那,不就相當于坐在了‘貧民窟’嘛,堂堂的何家大少淪落到了賤民,想想就讓人好笑!”

    “老子就喜歡坐這兒,不像有些人,坐的位置再好,也不過是個靠自己哥哥罩的廢物!”

    何瑾祺冷哼了一聲,毫不客氣的回擊道。

    “你他媽的就該坐那!”

    張奕堂被何瑾祺這話氣的不輕,這么多年,他一直活在他哥哥張奕鴻的光環之下,所以何瑾祺這句話結結實實的刺中了他的軟肋。

    “奕堂!”

    張奕庭此時趕緊喊了張奕堂一聲,接著轉頭沖林羽笑道:“何先生,坐鐵椅子上不舒服,而且后排視野也不好,不如過來跟我們一起坐吧!”

    他嘴上雖然說的客氣,但是望向林羽的眼神中反倒是帶著幾分譏諷,他們家被林羽壓了那么多次,起碼這一次找回了一些面子。

    “多謝張大少好意,不必了!”

    林羽沖張奕庭淡淡一笑,一屁股坐下,說道,“我何家榮出身卑微,坐不了那么好的位子!”

    林羽知道自己今天來的主要目的是跟玫瑰見面,所以懶得搭理張奕庭和張奕堂的挑釁。

    “那祝何先生今晚財源滾滾!”

    張奕庭瞇眼沖林羽一笑,接著回身坐下。

    “財源滾滾?!什么意思?!”

    林羽有些好奇的望向了何瑾祺,大惑不解,自己看個節目,怎么就扯上財源滾滾了。

    何瑾祺聞言撓撓頭,說道,“奧,是這么回事……”

    “瑾祺,對了,你帶錢了嗎你就過來玩!”

    何瑾祺話剛說了一半,就被前面的張奕堂打斷了,望著何瑾祺笑嘻嘻的說道,“你爸不是早就已經把你的零花錢降到兩萬一個月了嗎,你恐怕連一百萬的基底都拿不出來吧!”

    “張大少,你就別提這茬了,你不知道,何大少追我的時候,拿出手最貴的禮物,竟然是一塊破浪琴!”

    粉衣女子此時依附在張奕堂的身上,噘著妖嬈的紅唇,望著何瑾祺的眼中滿是譏諷之意!

    何瑾祺被粉衣女子這話揶揄的頓時面色通紅,眼中幾乎都要噴出火來,但是粉衣女子說的都是實話,他追粉衣女子的時候,拿出來的最貴的禮物就是一塊價值三四萬的浪琴手表,而這還是他省吃儉用了兩三個月才湊齊的。

    像他這種大家族的紈绔子弟,根本沒有一份正兒八經的工作,向來都是花家里的錢,而他受到林羽的激發,想要自己開一家拳館賺錢,結果就出現了被倭國人打斷腳踝的事情,直到現在,仍舊沒能靠自己的雙手掙到什么錢,所以他爸把他的零花錢降到兩萬每月后,他的日子便過的十分拮據。

    兩萬塊錢對于普通家庭確實不少,但是對于他這種去個酒吧一晚上就消費十幾二十萬的大世家子弟,真的是不夠花。

    所以他湊出這三四萬給這粉衣女子買手表十分的不容易,也足見他是用了心的,所以當時被粉衣女子嫌棄之后他心里十分的傷心難過,他何瑾祺長這么大,還從沒為任何一個女人吃過這種苦呢,當時他才意識到,粉衣女子之所以跟他在一起,就是因為他的家世。

    而在看到何瑾祺的家世背景不能給她帶來巨大的利益后,她就跟何瑾祺分手,投入到了張奕堂的懷抱中,這也是為什么何瑾祺見到她之后如此憤恨的原因!

    “哈哈,看來你小子真沒帶錢啊,服務員,一會兒千萬別把籌碼賒給他,賒給他他也沒錢還!”

    張奕堂仰頭放聲大笑了幾聲,說道,“我勸你們還是盡早把他趕出去吧!”

    他這一鬧,周圍的眾人都不由好奇的回頭望了過來,頓時議論紛紛。

    “哎呦,這不是何家的那個魔王少爺嘛,以前經常過來玩的,這怎么還沒錢了?!”

    “這些紈绔子弟,除了家世好之外,還有什么,家里不給他們錢,他們就得餓死!”

    “可不是嘛,不過這何大少臉皮也夠厚的,沒錢也敢過來玩!”

    ……

    一眾人顯然對何瑾祺這個先前的常客不陌生,語氣中的蔑視和譏諷顯而易見。

    何瑾祺臉色更紅,宛如火燒,有些在這里呆不下去了,恨不得現在就沖出去,他長這么大,從來沒丟過這么大的人!

    他實在沒想到,過來幫林羽辦事,竟然會碰到自己的死對頭張奕堂和這個賤人!

    但是面對這倆人的譏諷他又無力還擊,他現在全身上下,加起來,也沒有一萬塊錢。

    林羽悄無聲息的掏出自己的銀行卡,扔到了何瑾祺的口袋里,笑道:“瑾祺,你也太低調了,怎么,你入股我的公司,上半年剛發了分紅的事情沒有告訴他們嗎?!”

    何瑾祺聞言面色猛地一怔,滿臉詫異的轉頭望向林羽,眼中布滿了無數個問號,根本聽不懂林羽這話是什么意思。

    眾人聞言也不由一愣,面色一變,有些好奇的回頭望向林羽和何瑾祺,看到何瑾祺的表情,眼中不由有些質疑。

    “怎么了?”

    林羽發覺到周圍人質疑的眼神,沖何瑾祺笑道:“是,你是說了,讓我別把這件事往外說,但是現在人家這不是瞧不起咱嘛,你這人啊,唯一不好的,就是太低調了!”

    說著他轉頭將一旁身著黑色制服的服務員叫了過來,指著張奕庭和張奕堂前面,也就是最前面的位置問道:“我們要是想坐在那里的話,還需要刷多少錢?!”

    服務員轉頭看了一眼前排的位置,接著低頭看了眼記錄的何瑾祺的消費金額,沖林羽說道:“先生,您和何少爺要想坐到前面的話,至少還需要刷七千萬!”

    “七千萬?!”

    林羽微微一怔,疑惑道,“你們這里什么東西這么貴啊?動不動就幾千萬的消費?!”

    他這話說完,周圍的人頓時哄笑一片。

    “土包子,連這里是什么地方竟然都不知道!”

    “我看他是沒錢刷吧,對于他們這些紈绔子弟而言,七千萬絕對算是一筆巨款了吧!”

    “按照兩萬的零花錢來算,確實是!”

    “哈哈哈哈……”

    他們不認識林羽,自然也把林羽和何瑾祺劃分到了一個層次,認為林羽也是那種成天只知道花天酒地的敗家子。

    服務員也不由笑了笑,耐心解釋道:“先生,我們所說的刷卡,指的是購買的籌碼,您可以用籌碼來下注,輸贏看的就是您自己的運氣了!”

    “奧,原來是這樣啊!”

    林羽點點頭,壓根沒理會眾人的譏笑,沖服務員笑道:“那也就別七千萬了,湊個整吧,刷一個億吧,我和何少爺,一人刷五千萬!”

    一個億?!

    眾人聞言不由猛然一驚,顯然沒想到林羽下手這么狠,要知道,他們中的人每次來最多也不過是買個一兩千萬的籌碼,畢竟輸的概率極大,但是沒想到林羽這么狠,上來就是一個億!

    服務員聽到這話也不由愣住了,他們地下樂園興建了這么多年以來,總共不超過三個人一次性刷過一個億!

    “怎么?不能刷?!”

    林羽見服務員表情驚訝,不由有些疑惑。

    “能刷,能刷!”

    服務員連連點頭,內心興奮不已,林羽這一單要是刷了,他自己也賺不少呢!

    何瑾祺咕咚咽了一口唾沫,想死的心都有了,他這二哥倒是能刷了,但是他不能啊,五千萬,就是打死他他也拿不出來啊!

    “怎么了,家榮,愣著干嘛啊,拿卡啊!”

    林羽一邊自己掏出一張卡,一邊沖何瑾祺催促道,“你可小氣啊,上半年發了五六個億的分紅,五千萬總不會拿不出來吧?!”

    五六個億?!

    在場的眾人聽到林羽這話不由猛然一怔,面色大變,雖然他們一個個的都是名副其實的有錢人,但是半年五六個億對他們而言,也是一個足夠驚人的數目!

    很多人甚至都眼紅不已,想要問一問林羽到底是什么公司,僅僅半年就能分紅這么多!

    何瑾祺見林羽的神情說的跟真事兒似得,頓時石化在原地,目瞪口呆的望著林羽,有些不知所措!

    他知道,二哥這是在幫他裝逼,幫他挽回顏面,但是這個逼裝的是不是有些太飄了?!

    他自己都感覺跟真事兒似得,好像他真的能拿出五千萬來似得,但是他他媽的連一萬拿不出啊!

    “你他媽就吹牛逼吧!”

    張奕堂見林羽說話時候神色鄭重無比,心頭也不由將信將疑,趕緊沖林羽和何瑾祺大喊了一聲,大聲質疑道:“你一個開醫館的小破醫生,能半年分給他五六個億嗎?!你們賣的不是草藥,是金子嗎?!”

    他只知道林羽是個有名的醫生,不知道林羽還擁有兩家十分有潛力的公司,所以自然對林羽這話十分的質疑,就算林羽能拿出五千萬來,何瑾祺也絕對拿不出來!

    眾人聽到張奕堂這話不由又有些遲疑,覺得林羽極有可能是在撒謊。

    “不信是嗎,這個好說!”

    林羽笑了笑,接著把卡遞給了服務員,笑道,“先給我刷!記在何大少的會員卡名下!”

    服務員趕緊恭敬的接過林羽手里的銀行卡,放到POS機上刷了五千萬,像他們這種場所,都是跟銀行有過特殊協議的,所以沒有限額,林羽輸入密碼后,五千萬直接一次性刷掉。

    “何先生,麻煩您簽個字!”

    服務員把存根遞給林羽,林羽直接在上面簡單的寫了個何。

    “何大少,您這邊……”

    服務員恭敬的沖何瑾祺說道。

    何瑾祺咕咚咽了口唾沫,滿臉生無可戀的望著林羽,他很感激林羽幫他裝逼,但是林羽這個逼裝的,直接給他裝死了!就是殺了他,他卡里也沒五千萬啊!

    “瑾祺,你干嘛呢,趕緊把卡拿出來啊!”

    林羽皺著眉頭催促了他一句,“你別想抵賴,你出來的時候我都看到你拿銀行卡了,在你左邊口袋里!”

    何瑾祺見林羽說的有鼻子有眼,內心苦澀不堪,急忙沖林羽使了個眼色。

    “使什么眼色,低調也得分時候,現在不是咱低調的時候!”

    林羽一邊說,一邊拍了下何瑾祺的口袋,說道,“這不,卡在口袋里嘛!”

    何瑾祺微微一怔,似乎也感覺到了左邊口袋里的硬物,急忙伸手摸進口袋,隨后他雙眼猛地睜大,竟然真的是一張銀行卡!

    他急忙一把把銀行卡摸了出來,只見這根本就不是他的銀行卡!

    他抬頭望了眼林羽,林羽很隱蔽的沖他使了個眼色,笑道:“刷卡吧!”

    何瑾祺頓時明白了,知道是林羽偷偷把這卡塞給他的,他面色一喜,剛要答應,突然意識到自己還不知道密碼,但是此時林羽已經很隱蔽的給他做了個手勢,將密碼告訴了他。

    何瑾祺心頭頓時興奮不已,連忙將手里的卡遞給了服務員,昂著頭傲然道:“既然二哥都這么說了,那我再低調下去就有些過分了,刷吧!”

    服務員哎了一聲,急忙接過了卡,輸入金額,將POS機重新遞給何瑾祺。

    何瑾祺趕緊輸入密碼,見密碼正確,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張奕堂等人伸直了脖子望這邊看著,見何瑾祺的卡真的刷了五千萬,頓時都面色大驚!

    尤其是張奕堂,那表情,就跟剛被人硬塞了一口屎一般,張著大嘴,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何瑾祺對眾人的反應十分的滿意,望著張奕堂吃癟的表情,內心暢快不已!一個字兒,爽!

    “兩位前面坐!”服務員頓時恭敬的沖林羽和何瑾祺邀請道。

    接著何瑾祺和林羽便起身,坐到了張奕堂和張奕庭的前面,而張奕堂和張奕庭兄弟倆臉色鐵青,難看不已!

    這時林羽的手機突然一震,林羽掏出手機一看,見是一條信息:何先生,為兄弟出頭,挺照顧自己的弟弟的嘛!

    落款處沒有名字,但卻是個玫瑰的符號!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最佳女婿(林羽江颜)最新章节_小说最佳女婿在线阅读_全集下载_TXT小说下载_TXT电子书免费下载